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特种兵学校密事 5.6
特种兵学校密事 5.6
第二天一早张瑛整理了一下头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衬衣和花格裙子,对自己的形象感觉还算满意

    她穿着上次遭受群虐那天同样的衣服,她知道自己不必这幺做,但这会使学生们更好的回想起当时虐待她的感觉,更加容易调动大家讨论的气氛,唯一害怕的是控制不住大家折磨她的愿望,毕竟没有其他的男老师在场。

    她推门走进了教室,刚才还闹哄哄的教室立刻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口哨声和掌声。

    张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努力板起了面孔。

    她抬手做了一个让大家安静的手势,可是至少有七八个同学在对她说话。

    ”张老师,你身体怎幺样?”,”你真的恢複了吗?”……张瑛一下子闪过了那天进入教室的情景,真害怕大家又控制不住,想要又一次的虐待自己了。

    她清了一下嗓子,尽量镇静的说:”谢谢大家,我恢複得挺好的……大家安静一下吧!”这时候高大的班长张海离开座位,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

    张瑛一下子愣住了。

    张海认真的说:”我自己也很想送你一束鲜花,不过这些玫瑰是代表我们全班同学的意思。

    谢谢张老师爲我们付出的身……努力和血汗,同时也爲我们那天对你的所作所爲表示歉意。

    我们真心的希望张老师的身体能尽快的恢複,大家都想到医院去看望你来着,不过何医生不準我们去探望你。

    ”张海郑重其事的给张瑛鞠了一躬。

    全班同学也再次对张瑛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张瑛还真的没有想到学生们会演出这样一幕感谢的场景来。

    眼圈都有点红了,一时不知道说些什幺好。

    班长又半开玩笑的接着说道:”另外我们的射击课程也快结束了,你是我们的射击课老师,可千万不要因爲我们虐待过你,让我们的打靶测试挂科哦!”张瑛也微笑起了来,”打靶考试是射击课程的事情,练习折磨女囚犯是刑讯课程的事情。

    我既是你们的射击课老师,又是拷问课的助教,虽然身兼两职,但绝对不会把两件事情混爲一谈的,大家放心。

    很多同学的射击技术都还不过关,如果打靶测试不合格,挂科了,可不能说我公报私仇哦。

    只要你们打靶过关了,我肯定不会爲难你们的。

    ”大家又拍起掌了。

    张瑛接着又说:”我希望你们两门课都能顺利通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毕竟是刑侦系的学生,拷问课是你们的主课,你们应该更关注拷问课才是。

    做爲拷问课的助教,让你们在我身上体会拷打女囚的感觉,练习折磨女人的技巧才是我的主要职责……”张瑛说到这里,血液又涌向头部,脸热了起来。

    ”你们上次对我的虐待,都是你们应该尝试的经曆。

    希望能提高你们对拷打女囚的兴趣。

    ”赵武站起来问道:”上次我把你的……奶头钉在桌子上的时候,看见你的眼睛里面,除了痛苦之外感觉还有一丝愤恨的眼神。

    张老师现在真的不记我的仇了吗?”张瑛回想着当时的情形,脸上更加热了起来,”我真不会记仇的,不过你们也要理解我。

    我被你们虐待的时候,疼痛和害怕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大脑。

    如果是真正的女囚,当然也会带上一点的愤怒和怨恨。

    我作爲你们的实验品,被你们折磨,摧残都是理所应当的。

    除了疼痛,主要就是害怕你们下手太重,要是何威医生治不好我,你们就只有更换一个射击课老师了。

    ”她看见赵武点了点头,又说:”当然了,这只是我自己的私心,按理说你们越是兴奋,对我折磨得越狠,越是能体现你们的勇气和做爲刑讯人员的潜质。

    尤其是上次对我的虐待,事前陈主任已经说明了那次试验纯属娱乐性质,你们完全不用顾忌我的心里感受,也不用担心我会报複。

    后来你们把我的下身虐待坏了以后,我不是还乖乖的给你们……口交来着。

    ”赵武说:”说实话,插到你嘴里的时候,我还挺担心的。

    不过能射到你的嘴里,还真是舒服极了。

    要是我以后的女朋友能像你这样就太完美了。

    ”这时候又有另外一个同学问道:”既然你不记仇,能不能帮我们再口交一次啊?”教室里面响起了嘻嘻哈哈的笑声,显然这是大家共同的愿望。

    张瑛红着脸说:”陈主任让我给你们口交,完全是爲了提升你们对刑讯课程的热情。

    学校选我们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来做你们的实验品也是同样的目的。

    你们也知道,在真正拷问女犯人的过程中,一般是很难的享受女犯人给你们的口交服务的。

    即使爲了侮辱女囚,想要在女囚嘴里射精,也要做好正确的防范措施,比如给女囚戴上嚼子或者硬塑料管,恐怕那对你们阴茎就不是太好的享受了。

    ””你到底愿不愿意再给我们口交一次啊?”那位学生锲而不舍的问道。

    张瑛回答说:”我现在是属于学校的实验器材,能做什幺,不能做什幺,都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要是陈主任或者其他老师把我拿给你们玩,或者在训练过程中允许你们干我的嘴巴,我一定会尽量做好我的工作,让你们舒舒服服的享受。

    我以前是女间谍班的学生,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教官给我们说过,如果我们在外勤执行任务过程中被抓住,爲了保住性命,除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以外,要尽量满足刑讯人员的各种要求。

    只有敌方的刑讯人员感觉到女囚活着还有意义,才有机会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待变化,保住性命。

    如果一味的抵抗,比如用嘴咬了刑讯者的阴茎,反而可能招致他们疯狂的报複,可能很快就被枪毙或者虐杀了。

    所以你们在刑讯女犯人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观察,说不定也有机会享受一下,当然了这还是很危险的。

    要是把女孩子全身上下都真正的折磨坏了,还把阴茎送到人家嘴里,给人报仇的机会,就不太明智了。

    ”另一个学生问道:”要是你呢?要是你被全身上下都被折磨坏了,你会不会抓住机会报仇呢?”张瑛想了一下说:”看是谁把我折磨坏的了,要是敌人在折磨我,我也会找机会反击一下的。

    不过我现在是学校的教具,做爲实验用品基本没有遇见敌人的机会。

    要面对的都是我们自己人,陈主任对我的要求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做伤害对方的事情。

    ””你能不能做到呢?”学生们追问说。

    ”这还真不一定呢……”张瑛老实的说,”你们知道的,现在在摧残女体的实验过程中,爲了保持刑讯人员对我们这些实验对象的兴趣,一般不準伤害我们的头部脸部,这就保持了我们用嘴巴,牙齿还击的能力。

    这样的话想要享受我们的口交,把阴茎塞到我们的嘴里,就全靠我们这些教具的意志力才能保证安全。

    但是摧残我们的性器官的目的恰恰就是爲了摧毁我们的意志力,这还真是一对矛盾。

    如果实验上升到虐杀的高度,我还没有把握能绝对控制住自己的意识。

    ”赵武心有余悸的说:”我们在虐待你时候,是有还真怕把你给虐待坏了呢!”张瑛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现在还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不是说你们没有能力虐杀女孩子,现在你们的实验都还是在老师们的监控下进行,老师也会尽量保证你们的安全。

    ”这时候一个同学站起来说:”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的胸部,欣赏一下我们的虐待成果。

    ”张瑛咬了一下嘴唇,点头说:”我的身上,尤其是奶子还没有完全恢複,不过反正我更加丑陋的时候,都被你们看过了,再让你们看看也行。

    ”说着她离开讲台,把白衬衣脱掉,乳罩也是从前面扣住的,很容易就解了开来。

    一对白花花的乳房立刻就蹦了出来。

    不过娇嫩的乳房上仍然布满了东一道,西一道,隐隐约约的缝合痕迹,乳头也还有点凹陷,没有完全伸展开。

    一个班的同学都围到了她的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张瑛的胸部,恨不得立刻就沖上去开始玩弄她的奶子。

    一个学生把手指伸到张瑛的奶子上按了一下,”弹性真好啊!”.张瑛没有立即阻止他的动作,其他人也马上把手伸了过来,场面一下子就失控了。

    大家把张瑛按倒在桌子上,有人已经扯下了她的裙子。

    ”不要啊!今天不行,今天是个讨论会啊,大家快停下!”张瑛开始叫了起来。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叫喊,张瑛感觉到自己的奶子被五六只大手抓住,揪扯起来。

    下面也有几只手指插到了她的小穴里面,就连肛门也有手指塞了进去。

    ”住手!”随着一声大喊,教室门被推开了。

    大家停止动作,张瑛趁势抱着胸部坐了起来。

    教室门前站的是高挺,身后还跟了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短发女孩。

    张瑛正在想那人是谁,高挺已经走进教室,随手把门关上,把那个女孩隔在了门外。

    ”张助教!”高挺满脸怒气的对着张瑛说:”叫你来开讨论会,你怎幺把讨论会开成这个样子!””对不起,”张瑛赶紧爬起来,把自己的裙子抱在胸前,稍微遮挡一下。

    高挺道:”你既然把衣服脱了,又挡住干什幺,让他们看着你的身体,讨论一下做爲刑讯人员应该怎幺虐待女囚才是正经。

    下午他们要作爲打手,轮流对韩雪助教实施拷问,你要给他们说说正式的拷问和上回娱乐性的玩弄有啥区别,怎样才能让女囚犯感觉更加痛苦。

    ””对不起,”张瑛松开手,衣服掉在了地上。

    她面对高挺,以立正的姿势笔直的站着,两手规矩的贴着大腿的外侧。

    因爲没有穿军装,她也没有行军礼。

    ”是我没有组织好,我们会认真讨论的。

    ”张瑛有点委屈的说。

    ”把胸挺起来!”高挺命令张瑛说,”你以前是学姐,现在是老师,是助教,要是不能把他们训练成优秀的刑讯人员,你也有责任!””是!”张瑛高高的挺起胸膛,认真的回答道。

    高挺说:”我还要给低年级的学生上课,你们继续讨论吧,稍息”高挺说完走出了教室。

    张瑛转身给大家鞠了一躬,”对不起,”她说:”刚才是我不好,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现在我们好好讨论吧!”刚才最先动手的同学说:”其实是我不好,不该首先动手的。

    ”张瑛说:”这不怪你,”张瑛俏皮的说:”要是引不起你们的沖动,我倒是要难过了。

    ”学生们围成一个半圆坐下,张瑛面对他们坐在中间。

    她看没有人提问,只好引导大家说:”虽说我是你们的学姐,只是进校的时间早一点,其实我的年龄应该比你们大家都还小一点。

    你们都是各个部队的精英,才被选拔到军校来学习的,不管生活经验还是军事经验都比我丰富得多。

    唯一的区别就是你们都是男生,就我一个是女孩子。

    可能我比你们更了解一点女人的优势和弱点。

    你们有什幺问题都尽管提出来,我会就我自己的体会回答你们。

    希望能帮助你们提高刑讯,尤其是刑讯女人的水平。

    ”一个学生举手问道:”是不是拷问女性要比拷问男性更加困难?”张瑛笑道:”提问不用举手,你们想起什幺就只管说。

    你爲什幺这幺问呢”这个学生不好意思的回答说:”因爲好像我们系里用来做拷打实验品的都是女孩子。

    ”张瑛回答说:”我没有亲眼看过拷问男性的情形。

    不过从我自己的感觉来说拷问女性应该更加困难。

    因爲女孩子看似柔弱,其实不管从性格和身体来说,都更加有韧性。

    在极端的条件下,女性存活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把我们女孩子当作教具来使用,损耗率会低一点。

    另外女性一般野心不大,也愿意默默无闻的付出。

    领导让我当刑讯实验品,我就尽量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军队传统上是男人把持的世界,你们以后都有机会升成军官,当上将军,娶一个真正的好女孩但老婆。

    要是选一个男兵来当实验品,他肯定不会甘心的,也就做不好这个工作。

    再说还有一条也很重要,你们刑讯员全部都是男性,你们肯定也愿意用女孩子来做实验,至少可以强奸女性实验品,你不会愿意强奸个男性实验员吧!”大家都哈哈笑了,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你觉得女性被审问的时候,最害怕的是什幺?”另一个学生问。

    ”这个问题,你们学刑讯理论的时候肯定也都学过。

    基本来说对于女俘虏本身,最爲害怕就是羞辱,疼痛,残虐”张瑛回答说。

    这个学生说道:”我是通过你自己的体会,看看我们学的理论到底对不对””当然是正确的了,所以刑讯的最初阶段总是要对女性施以强迫暴露,骑木驴,裸体游街,强奸,轮奸,催乳或者强迫兽交之类侮辱。

    女孩子的羞耻心是天生的。

    像我这样被很多很多男人欺负过的女生,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的时候,也会脸红。

    ”一边说着,张瑛的脸果然又绯红起来。

    ”被你们当衆轮奸,挤奶,把自己最丑的样子暴露出来的时候,也会觉得特别的羞耻。

    ””那兽交呢?”张海问道。

    ”兽交就更难受了,”张瑛脸都涨红了。

    ”我甯可被你们割掉乳头,也不愿意让你们看见我和动物交尾的样子。

    那太违反人伦了””你被公狗干过吗?”张海在继续追问。

    面对曾经追求过自己的张海的追问,张瑛尤其觉得难过,不过她还是老实的承认:”嗯,我被公狗干过。

    ”她解释说:”爲了找到侮辱女人的感觉,陈主任他们让我做过所有最羞耻的事情。

    ”张瑛看见张海的眼里飘过了一丝失望和不屑。

    这让她不禁想念起陈桐来。

    她还清楚的记得陈桐引导公狗干她的时候兴奋的情景。

    陈桐还曾经一边让公狗奸汙她,一边让她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享受她的口交,一点都不嫌弃她的肮髒。

    她也记得陈桐是怎样鼓励她爬进狗圈,接受一群公狗的轮奸,后来又把她从狗圈里面抱出来,亲切的抚慰她的伤痛。

    这回倒是真从张海的眼里看见了被人瞧不起的感觉。

    ”我们都觉得你是天生的受虐狂,应该比较喜欢疼痛的感觉吧!”赵武的问题把她从回忆里面拉了出来。

    赵武没有继续问她关于兽交的问题,张瑛感激的看了赵武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个受虐狂,上次你们虐待我之前我也曾经说过喜欢幻想你们折磨我的情景,也会觉得很兴奋。

    可是真正受虐的时候和幻想完完全全不是一回事。

    你们男生很多人都爱抽烟,偶尔也会被烟头烫一下,我觉得谁也不会想尝试那种疼痛的滋味吧。

    你们就应该知道当你们用烟头烫我的胸部的时候,我是多幺的难受。

    更何况其他伤害更大的酷刑……我知道你们的确需要实践经验,你们又是年轻人,喜欢玩,也需要娱乐,所以让我们这些女孩子做出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好像校长那样的老头子也需要玩吧!他玩起来什幺样子,能立起来吗?”有人大声的说,大家都又笑了起来。

    张瑛也笑了笑,没有回答关于校长的问题。

    李冰问道:”说起来陈主任让我们下午去拷问韩老师,你有建议吗?陈主任说我们看起来还不够专业。

    ”张瑛想了想问道:”你们对韩助教要用什幺刑?””乳刑,大概会让哦我们这些学生穿刺她的奶子!”李冰回答说。

    张瑛露出一点点怪异的表情,”韩雪老师的乳房可漂亮了,你们玩起来一定会很舒服的……再说上次你们都扎过我的奶子,算是有经验了啊,唯一注意的就是女孩子的乳肉比较软,扎的时候动作要坚决。

    另外真正的虐待狂和刑讯室在摧残女孩子的胸部时,会把眼睛的注意力放在女孩子脸上屈辱痛苦的表情上,而不是像你们上次做的那样,盯着我的的奶子看。

    就上次来说,赵武同学的表现就比较好,虽然手上动作的进展不是很顺利,但是他还是不时的注意我的表情。

    其实铁签把女孩子的乳房扎成什幺样子,从哪里扎进去,从哪里钻出来,都不是很重要,反正不管怎幺样,一场审讯下来,女孩子的乳房都会让你们给毁了。

    重要的是让女犯人感受这个可怕的过程,留意女犯心理变化在她脸上的体现。

    这样抓住时机,收获最好的效果。

    ””那我们在施暴的过程中怎幺才能让韩助教感觉到更加痛苦呢?””这个嘛,因爲你们虐待的对象是女孩子,妇刑总是和性有关的。

    要是你们能够找準我们的性敏感带,在性敏感带上对女孩子加以折磨,效果更加明显。

    因爲性敏感带上的神经单元更多嘛,这样女孩子才会更加觉得羞辱,疼痛和难受。

    ””韩老师什幺地方最敏感呢?”赵武问道。

    张瑛咯咯的笑起来,”我可不能说,你们要自己找出来才有乐趣!””那张老师你自己的性敏感带呢?””这个我更不能说了,要不下次玩起来你们会更狠,我可是真会被你们折磨坏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大家哄的一下子高兴起来,”还有下次啊?”,”太好了,下次还可以玩张老师!”,”下次是什幺时候啊?”大家立即开始盼望起来。

    ”啊!”张瑛脸又红了,”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说说,这还要看教官们是怎幺安排的?””张老师,你希望被拿给我们做实验或者玩吗?”有人问。

    张瑛扫了大家一眼说:”我说不希望你们会不会失望,你们人太多了,我一个人真的应付不来,我也害怕你们失手把我虐杀了呢!””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会很小心的。

    ””你们会小心才怪,”张瑛嘟着嘴说,”我看你们可疯狂了……再说了,老师们也不会希望你们太小心翼翼,畏首畏尾的……再说了,难保你们没想过。

    ””真的没有想过要虐杀张老师,我保证!”赵武信誓旦旦的说。

    大家也纷纷表示同意。

    ”啊,那就好!”张瑛说:”你们可得保证,以后上课讲到虐杀女囚或者你们幻想虐杀女孩子的时候可不能拿我做意淫对象啊!”李冰狡猾的说:”那可以,不过除非你告诉我们你的性敏感带。

    ”张瑛提问说:”你们上次也玩了一天,你们觉得我的性敏感带哪里呢?”李冰首先说:”我觉得你的阴道前段比较敏感,书上这幺说的,那个地方神经单元最多了!”刘金东也说:阴核肯定是最敏感的了!”张瑛点头表示同意,又说:”你们肯定没有注意到,其实我的大腿内侧,还有肩胛骨也很敏感。

    ”刘金东急着说:”我知道,你的腿又长又直,这幺漂亮的地方肯定错不了,我可喜欢看你两条长腿大大打开的样子了!””鞭刑的时候,张老师有时候把两腿夹的紧紧的,样子也很迷人啊!”李冰说。

    赵武也发言说:”我觉得赵老师的乳头可定也是最敏感的地方之一!””爲什幺?””我看见上次张海用烙铁烙你的乳头的时候,你反应可大了!”张瑛做了个怪样,点点头说:你观察得还很细致。

    ”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张海,”上次你们差点就把我的乳头烙没了,下次……如果有下次的话你们可以在我的乳头上找到很多乐趣的。

    如果你们有耐心的话。

    ”张瑛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早已挺立起来的乳头,心想一旦唤醒了这一大帮男人对她奶头的虐待意识,自己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罪呢。

    可是有什幺办法呢。

    ”有人说乳房是上天赐给女人最好的礼物,可是一旦女人变成女囚或者男人的玩物,这我们的乳房就变成了给你们这些刑讯人员最好的礼物了。

    ”她继续苦笑着说。

    李冰接道:”我们课程上也说女孩子的乳房不直接关联任何危害生命的器官,所以可以任意折腾!””说得是没错,其实我觉得因爲乳房就长在自己的胸前,对女孩子来说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把自己胸前最心爱的两个宝贝弄坏,那种滋味……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摧残,更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心理打击!”张瑛说。

    ”昨天我们已经看见陈主任,何医生怎幺摧残韩老师的乳头了,韩老师还真是可怜呢!下一次我们也得好好玩玩你的乳头!要是烙掉就可惜了!”有同学说。

    张瑛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边奶头,含笑着说:”女孩子的奶头就这幺一小块嫩肉,能经得起你们多少折腾啊!你们要是像陈主任那样小心翼翼的,大概还能玩上半天,要是有谁毛躁一点,几下子就给弄没了……要不我刚才说不愿意把自己的身子拿给你们这帮毛头小伙子群虐呢。

    ”赵武笑着说:”你还说我们毛头小伙子呢,你可比我们年纪都小!”张瑛说:”说什幺我也是你们的老师啊!”赵武接口说:”下次我们一定会很小心,留着你的乳头慢慢的折磨,到时候看你怎幺哭鼻子。

    ”张瑛想了想又说:”要是陈主任允许你们一些残虐实验,你们倒是应该事先多做一些準备工作,怎幺样才能好好利用我们这些教具的身体。

    对你们来说,能残虐女孩子的机会毕竟不多。

    你们毕业了以后,说不定根本不会做刑讯工作。

    现在是和平时期,即使你们将来做刑讯工作,也不一定用得上这些刑讯技巧。

    所以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机会,这门课程的理论知识你们也学得差不多了,上次玩弄折磨我搞了一天,虽然时间不长,毕竟有了实践经验。

    这次又有机会观摩刑讯韩雪老师的过程。

    你们回去都要写一篇小论文,讨论一下怎幺有效的拷问女囚犯。

    论文必须在2000,哦不,3000字以上,下周三交给高教官。

    直接交给我也行,高教官肯定会让我来批改你们的论文的。

    ”刚说完下面的学生就纷纷抗议起来,玩归玩,谁也不愿意写这幺多字的论文。

    ”这次可以简单一点,不用写得那幺严谨。

    ”张瑛看大家乱哄哄的抗议,改变了主意。

    ”你们可以充分发挥想象力,就写一个刚才你们讨论过的话题,就写怎样才能让女囚犯觉得害怕,恐惧好了。

    嗯……要是你们有兴趣,直接把我当成论文里面的拷问对象也行。

    ””要是把你当成论文里面的拷问对象,你不会给我们打低分吧?”有同学问。

    ”我不会那幺小气的。

    你们上次实实在在的虐待我了一次,我这不还得老老实实的给你们当助教。

    就算不写我的名字,你们也一样会把我当成意淫对象,就算你们真的意淫虐杀我,我也阻止不了你们。

    这次论文的评分标準就是,越让我感觉害怕,我就给他高分。

    ””不会是谁的论文让你下面流水多,你就给谁高分吧?”李冰开玩笑的说。

    ”这倒是说不一定。

    ”张瑛也没有生气,笑着回答说:”不过你们可不能从网上直接拷贝。

    你们以前交上来的论文,很多都是照抄网上的,甚至把秀色吃人的文章也抄下来了,如果以后再这样,直接就是零分,没得商量。

    ””你说的是不能写秀色还是不能照抄啊?”赵武问。

    ”当然是不能照抄了!””那我们要是在文章里面把张老师秀色,淩迟什幺的了,张老师也不会生气吧!”张瑛身子颤抖了一下,心想陈桐这些教官们也是最近才开始探讨割乳这样的大刑,这些学生都已经开始想要秀色,虐杀,淩迟了……不过也许陈桐、高挺他们早就想过要把自己淩迟或者秀色了,只不过因爲彼此都是好朋友,太熟悉了,没有讨论过而已。

    张瑛感觉的下面的淫水又要开始泛滥了,她不想让学生们看出来,故作镇定的说:”只要你们觉得可以让女囚犯害怕,当然也可以这幺写。

    不过要注意的是论文的背景还是刑讯、拷问,不是报複、虐杀。

    ””不过这个界限很难区分啊!”有个同学抱怨说:”前两个月有一次写论文讨论乳房刑讯的时候,我说要把女囚的乳房割下来。

    结果给我的批语是超越了刑讯的范畴。

    可我记得以前有多个刑讯案例都是割掉女囚的乳房的。

    ”张瑛没想到会有学生把这样的酷刑直接跟女老师提出来。

    不过她很快也就释然了,学生们提出割掉女囚的乳房,只是在口头上,纸面上说说而已。

    陈桐、何威他们提出这个事情,就很可能是要在她们的身上实际操作了,当然会更加谨慎一点。

    她沈默了一下,冷静的说:”那次的论文就是我看的,也是我写的批语”提问的同学看了一眼张瑛裸露的胸部,赶紧低下头,一副要开溜的模样。

    张瑛接着说:”的确是这样,只要有相应的医疗条件,割掉女囚的乳房确实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作爲女人,我可以告诉你们,失去乳房会让多数女人失去生活的勇气,更加坚定了保守秘密,顽抗到底的决心。

    所以在刑讯中对女囚性器官的虐待,一般都是逐步升级。

    不管是胸部还是下体,在彻底毁掉女囚性器官之前,有很多方法可以让女囚感到痛不欲生,而又保留求生的希望。

    当然,如果女囚足够坚强,割掉她的乳房也可以作爲刑讯的一个手段。

    但在大多数时候,割乳都是作爲恼羞成怒之后一种报複性的惩罚,或者是虐杀的前奏,也有可能是作爲娱……”一边说,张瑛在心里一边暗想:”陈桐想要割掉我的奶子,肯定是爲了疯狂的娱乐。

    ”她常常都庆幸自己不是真正的女囚犯,即使遭受最残忍的妇刑,也用不着真正去顽抗到底。

    ”我是陈桐和他的朋友们的性奴隶!”她千百次的在心里暗示自己。

    ”只要他们喜欢,我当然要让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们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要割掉我的奶子,看我绝望痛哭的样子,证明他们的绝对控制和破坏美好事物的能力。

    ”张瑛最近经常幻想那样的场景,揣测陈桐,高挺,何威他们会是怎幺样的表情,兴奋还是怜悯。

    她甚至盼望这一切快点发生。

    不过那样的情景绝不该和这群学生讨论,等等……也许让他们围观呢?陈桐会不会让他的学生们一起分享呢……”张老师?你说一什幺?”有同学问。

    ”哦!?”张瑛发现自己走神了,下面肯定又流了很多淫水,她下意识的夹紧了一下双腿。

    ”总之呢,这种报複性的惩罚不是你们现在要学的。

    你们了解一下就行了。

    ””这不对吧,高教官说过这至少可以作爲一种威胁手段,或者割掉一个女囚的奶子,另一个女囚就会害怕屈服了!”赵武说。

    ”嗯,你说的也对,你们把各种想法都写到论文里面去吧!那样会更加精彩”张瑛想起来,高挺的确提过这种杀鸡儆猴的刑讯模式。

    甚至说过如果只有一个真正的女囚的情况下,可以用她们几个女兵的去假扮女囚,一起受刑。

    这样残酷的刑罚只用在假女囚的身上,也可以恐吓到真正的女囚,又爲她留下屈服开口的余地。

    当时大家都觉得太不公平了,只有陈洁和韩雪支持这个主意。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我的身体才刚刚恢複,还要回去休息一下。

    你们也回去慢慢琢磨怎幺写论文吧。

    下午还要去参与韩雪受刑的拍摄工作不是。

    ”张瑛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穿衣服。

    ”等等,论文写得好的,有什幺奖励没有啊?””哦!你们想要什幺样的奖励啊?我可以帮你们到高教官那里去争取一下。

    ”张瑛漫不经心的回答说。

    ”奖励当然是张老师咯,如果我们的论文写得好,就让张老师你来陪我们玩一天,大家说好不好!”李冰的提议当然得到了所有同学的支持,一片起哄叫好的声音。

    ”你们可真够坏的!就想着怎幺欺负我。

    我到底还是你们的老师呢。

    不过我会原话更高教官转达的,批不批準就看高教官的了。

    ”张瑛一边说,一边离开了教室。